产品分类   About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主页 > 品质保障 >

新来的负责党务工作人没有继承优良传统

2019-02-01 19:57      点击:
从入党的第一天起,老爸就按照党章规定,按时足额交纳党费,从不少交,从不拖欠,从来都是亲手将党费交到组织手中。
  
  24年前,老爸离休了。总局负责党务工作的同志为方便在丹离休的老同志,每个月的这一天都到丹东局组织离休老党员过组织生活,同时也收缴本月的党费,因此每个月的21日,也成了老爸交党费的日子。
  
  最近这些年,老爸年事已高,心脏不好,血压不稳,腿脚也不灵便,特别是耳朵背得厉害。因担心老爸路上的安全,我们兄弟姐妹纷纷劝说老爸不要去过组织生活了,我们替他交党费。每每至此,老爸便对我们说,交党费是义务,我现在还能动,如果真要到不能动的那天再说吧。
  
  去年11月底,总局负责党务工作的人换了。,老爸等一干离休人员需要坐1个多小时的车到总局去交党费。
  
  12月21日,又到了交党费的日子。清晨起床后,老爸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,听着交通频道传递的讯息,得知连续几场强降雪中断了通往总局的线路。因而,如何按时把党费交了,老爸颇费了一番脑筋。
  
  早饭过后,老爸走在电话机旁,拔通了电话:
  
  “老李啊,今天不是咱们交党费的日子吗。可大雪封路我没法去呀。你姑娘不是在总局上班吗,请你的姑娘先替我把党费交上,回头儿,我再把钱还给你,你看行不行呀?”
  
  “老伙计,跟我客气啥呀,我这就让姑娘办理这件事。”电话那端老李热情地答应着。
  
  “老伙计,让你姑娘一定替我跟组织说清楚什么原因啊。”
  
  “好好好,你就放心吧。”
  
  “那先谢谢你和你姑娘了,改天我一定连登门致谢带还钱啊”。放下电话,老爸如重释负。这可是老爸自入党以来第一次托人代交党费。
  
  老爸生日的那天,全家男女老少三十几口人齐聚爸妈家,为老爸贺寿。
  
  午饭刚结束,老爸穿戴整齐地拎着一箱鲜奶、一袋水果从卧室里走出来,告诉我们要去老李家致谢并还党费。
  
  大哥:爸,今天你过生日,咱家四世同堂,多热闹啊。可你这个老寿星却要出去还党费,多扫兴啊。”
  
  二哥:爸,党费哪天还不行,非得今天还去吗?我看你就别去了。
  
  大姐:爸,你看这样行不行,你告诉我李叔家在哪,晚些回家的时候,我给送去。
  
  二姐:爸,外面冰天雪地的,等天转暖了我陪你去行不行?
  
  ……
  
  唉,无论谁说,无论谁劝,老爸就是两个字“不行”。
  
  老爸说:“你们不知道啊,这党费一天不还给人家,我一天也不得安生啊。”
  
  “怪不得人们都说我强呢,原来遗传呀。”我打趣的话引来了全家人的哄堂大笑。
  
  “我说哥姐们,只要爸心情愉快,就让爸去吧。”还是小妹会说话。
  
  “这话说得好,只要咱爸妈高兴,他们想做什么,咱们做儿女的都要顺从。”三哥边赞赏小妹说得话边穿衣服。
  
  “老三,你干什么去?”老爸问。
  
  “爸,我开车陪你去还党费!”三哥说话声很大,生怕老爸听不见。如果是外人在场,说不定会以为三哥在历害老爸呢。
  
  “不用了,你大哥一家不常回来,你们在家好好陪你哥嫂。”
  
  “老爸,我和姐姐陪你去吧”我想表现。
  
  “也不用,你们姐几个都忙了一上午了,收拾完了也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  
  “爷爷,你怎么去呀?”——小龙和大磊两个大侄不约而同地问。
  
  “怎么去?就你们小哥俩陪我去。”老爸乐呵呵地答道。
  
  老爸话音一落,就看两个大侄又是挤眼弄眼,又是吐舌晃脑。
  
  小龙急切切地说:爷爷,咱可有言在先了,千万别在我开车的时候给我上党课。”
  
  磊磊也趁机打预防针:“爷爷,咱也事先讲好了,谈什么都行,可千万别又给我上政治课。”
  
  大哥:“告诉你们两个臭个子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,大爷我就是不听老人言吃大亏的活教材。”
  
  当年,大哥上山下乡的时候,正赶上部队到农村征兵,征兵的同志看中了大哥,可大哥不愿意,老爸得知后专程到青年点劝说让大哥报名参军,可大哥就象吃了迷魂药似的,坚决要“扎根”农村干革命。我想,如果当年大哥听从老爸的话,大哥的一生真的会改写。
  
  大姐:“上学时最淘的老二(大磊的爸爸)和老三(小龙的爸爸)要不听咱爸的话,能这么有出息吗?”
  
  “老爸,交个党费还得跑那么远的路,以后咱不交得了。”三哥逗乐地说。
  
  “不交怎么行?不交,我还害怕组织不要我呀。”一脸严肃表情的老爸边说边走出了大门,两个大侄拎着东西紧跟其后……